「那小子說他有事要去雷山對面的一個鎮,這幾個禮拜不會出現。雖然他有一匹看起來很貴的馬可以飛,但要是雷山盜賊中有魔弓手的話,管他是再厲害的馬都沒用啊!而且那小子又不精戰鬥。」達利嘆了口氣,看來他還滿擔心不夜的,感覺就像是擔心出外打拼兒子的老父親。

 

「這樣就沒人買我的情報,我的酒錢就沒著落啦!」

 

……原來是在擔心這個啊。

 

「所以要是有遇到他,就把那包裹交給他,然後拿酒錢回來,到時候老達利再請你們喝幾杯吧!」

「可是……你不怕我們私吞你的錢嗎?」我有些遲疑。

達利哈哈大笑:「不可能,小子,你跟我們這些老百姓不同,體內流著王族的血。雖然藍國暫時滅亡了,但王族是不可能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的。」

「不過紅國的傢伙可就難說了,哼。」

 

 

聞言,我只是笑笑。其實我在現實中也是個老百姓啊。

不過從他的話中就能了解,果然在這個世界裡對一般人來說,王族真的是種高高在上的精神象徵,不像民主社會中的總統是所有人都能去臭罵批評一頓的。真正尊敬總統的人,恐怕根本沒幾個。

 

只是因為是王子就這樣被信任……感覺還真奇妙,不過並不討厭。

 

 

差不多又過了二十分鐘,從前方突然傳來達利的聲音:

 

「快到了。」

 

我撥開簾布,將頭探出馬車窗外,卻發現四周光線並不如方才明亮,且空氣中瀰漫著水霧,有些涼意。四下張望,這才知道我們已經被高聳的群山包圍,此時已處身在山谷之中。

馬車隨著周圍吵雜的馬蹄聲漸漸緩下,也慢慢地停了下來。

「下車吧。小心點啊,地面看起來挺滑,好像下過了雨。」達利叮嚀。

 

我們下了車,腳踩在濕滑的石地上,確實感覺很容易滑倒。

而騎飛馬來的臨風跟雨夜比我們先到,正好整以暇地站著聊天,見我們來了便上前與我們會合。

 

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地下了車,有幾個女生還是被馬車伕扶下來的。

 

「那我就先回去啦。」達利向我們揮了揮手,便拉了拉韁繩將馬車調頭,然後咧嘴向我們揚聲笑道:「別死了啊!」

 

 

 

在馬車隊離去後,林澈便在任務頻道說話:

「我們已經到了。」

「了解。」一個野豹成員回覆。

 

野豹的一些人跟帶路的麗沙並沒有坐馬車來,他們比我們還早到,為了就是事先摸清地勢,搞清楚附近是否有其他人埋伏。

 

在一片霧氣中,三個身影逐漸浮現,朝我們走來。

是兩個蒙面人跟一個身穿墨綠色長袍的女人。

定睛一看,才發現那個身穿長袍的女人是麗沙。

 

麗沙被夾在兩個蒙面人中間,手上沒有任何箝制。而她雖然神情平靜,卻臉色蒼白,雙拳緊握,為即將要背叛首領而緊張焦慮著。

這次的行動,身為NPC的她跟可以無限次復活的玩家不同,若不成功便成仁,所以她會恐懼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

而等她走近後,日琳姐訝異地上前問道:

「妳穿的是……邪神神殿的祭司袍?」

麗沙抬眼望向日琳姐,疑道:「妳怎麼會知道?」

「我是邪神祭司。」

麗沙愣了愣,隨即便露出了諷刺的笑,「那妳也算是我的上司了。」

「……。」日琳姐看著麗沙沉默了一會後,垂眼嘆了一口氣,「我好像知道雷山盜賊的首領是誰了。」

話一出,不少人都對日琳姐投以詢問的目光,而頭腦動得快的人則是面上了然。

「是誰?」淨血睜大了眼。

「邪神神殿的主祭,也可以說是首領──他叫做弗德,是我的轉職NPC。」日琳姐神情複雜,「而神殿確實是在雷山附近沒錯,我上次轉職時有直接被傳送過來。」

 

聞言,眾人大吃一驚。

雷山盜賊的首領居然是神殿祭司,而且還是地位最高的主祭──有誰會想到呢?實在令人跌破眼鏡。

 

「你們的首領就是弗德吧?」日琳姊看著麗沙,一如往常的和氣。

「無可奉告。」因為被契約束縛的關係,麗沙冷淡地答,但也沒有否認。

接著,她用一貫酸溜溜的語氣繼續說:

「既然妳已經知道了,那妳帶路就可以了,已經用不著我了吧?祭司大人。」

「不,」日琳姊微笑,「我雖然去過幾次,但卻沒看見神殿裡有什麼盜賊的存在啊。可見得神殿裡一定有什麼通往盜賊巢穴的暗門吧?」

「身為邪神祭司的妳居然不知道……?」麗沙挑眉,顯然不相信。

「我並不常回去解職業任務,大多數時間我都跟我的同伴在一起。」日琳姊說明。

「沒想到居然有妳這種異數啊。」麗沙下巴微抬,又哼笑一聲,「只要是他手下的人都是他的奴隸不是嗎?」

「呵呵,我先是我們王子的旗下成員,再來才是他手下的祭司。」日琳姊彎彎嘴角。

「王族的權力比較大嗎?」麗沙不以為然地扯了扯嘴角,「妳還真是忠心啊。」

 

日琳姊沒再說什麼,只是跟我相視一笑。

其實這跟什麼忠誠沒關係。雖然遊戲中我是王子他們是隨從,但在我眼中,大家都是同伴隊友。

只是身為NPC的麗沙無法了解而已。

 

「既然您是邪神祭司,」林澈推了推眼鏡,對日琳姊說:「可以請您跟我們說一下裡面的情況嗎?而您覺得怎麼樣會最有利我們潛入神殿呢?」

 

日琳姐微笑:「通常神殿內當值的NPC祭司,我能看到的大約有十來個,但這還不包含在神殿內部待命的。」

「邪神祭司獲得能力的方式是以向邪神獻上生靈,這能增加信仰值,所以他們不會忌諱殺生。」日琳姊彎起嘴角,愉快地呵呵一笑:「這職業大概是史上最殘暴的神職人員了吧。」

 

「……。」我注意到有不少男性玩家向我射以同情的目光,他們大概覺得日琳姊是蛇蠍美女吧。

 

「但這點反而可以利用。」

日琳姊自信地勾起嘴角,亮麗的笑容又奪回了眾人的注意力。

「因為我是邪神祭司,所以我只要跟裡面的祭司說:『我是帶朋友來參拜邪神的』──這是我們的通關密語,呵呵。只要這樣說,他們就會覺得我是要拿你們當祭品,他們會毫無防備地帶你們走到神殿深處的小祭壇。」

「如果這麼多人一起去的話,他們會分批把各位帶到各個小祭壇進行儀式。而大家只要趁通往小祭壇的路上攻擊他們就行了。」

 

「好點子。」林澈向來沒表情的臉也浮現了佩服之色,「那就請大家這樣做吧。到時候等大家準備好,我就在任務頻道宣佈攻擊,殺他們個措手不及。」

 

「等一下!」臨風旗下的一個女戰士環起手來,懷疑的望著日琳姐:

「妳是邪神祭司,若妳跟那些NPC串通好,把我們賣了怎麼辦?」

「對呀,妳是邪神祭司,我看妳早就知道你們主祭是盜賊首領了吧?」另一個女人不信任地附和他的同伴。

「還有,你們隊上的黑桃不也是背叛過紅國大王子的人?」

「我看你們隊上的人都很擅長這種勾當吧?」

 

黑桃被點名,只是困擾的笑笑。

而魏大少的則是沉下臉來向那些女人怒斥道:「這時候扯這個做什麼?」

「怎麼?心虛了?」

但他們還是沒有停止,你一言我一語地汙衊我的同伴,還越說越過分,我也越聽越火大,已經沉不住氣,不過淨血搶先我一步憤怒發難:

「她才不會做這種事!你們少汙辱人了!還扯到黑桃是怎樣!」

女人不干示弱地反駁:「我們又沒有說錯……」

 

「看來妳們有更好的點子能進入神殿?」

我揚聲地打斷她的話,擰起眉來惡狠狠地瞪向那幾個女人,這一瞪,那些女人便嚇得縮了縮。

「那我們幹嘛在這裡繼續惹人厭?」我冷笑,轉向一臉尷尬的林澈,「既然她們這麼厲害,那就不需要我們了吧?」

「說得好。」飛沙望著我淺笑附和。

「妳們太失禮了!」聽我真的動怒,臨風才慍怒地向他的隊員們訓斥,而那些女人們居然還露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,看了真讓人火大。

 

「野豹的各位也不用擔心,你們還是可以繼續參加任務。」段王子向皺著眉想開口的綠茶笑道:「我們不會退出任務,只是不參加。若任務成功了,系統還是會把獎金發給我們,到時候我的份各位可以拿去分。」

說完後,段王子站到我身邊,勾起一旁嘴角,將目光射向那群不知所措的女人們,朗聲開口:

「除了對我以外,我們王子是很少對其他人發火的。」段王子一邊自婊一邊諷刺她們,望向那群女人的眼中完全沒有笑意,「各位小姐,妳們還真是了不起啊。」

 

最後,他收起笑容,跟我一樣面無表情地看著林澈。

「若他不想參加任務,那我也不會參加。」

「我也不會參加。」黑桃含笑以視線尋求其他人的同意,他們自然會意,都贊同地點了點頭。

 

「請你們不要這樣說,我們很需要你們的協助。」林澈趕忙打圓場,不願失去任何一個戰力。

「說錯話不用道歉?」我狠狠地瞪向那些口無遮攔的女人,這次她們不用臨風說,終於低下頭來齊聲道:

「對、對不起……」

 

「沒關係。」黑桃爽朗一笑。

「呵呵。」日琳姊只是笑了笑。根據這段時間來的相處經驗,日琳姊這種反應代表還沒原諒她們,估計之後會自己找方法向她們報仇吧。

 

等這段小插曲總算平息後,林澈望了望其他人,象徵性地問了問:「還是其他人有更好的提案嗎?」

 

眾人面面相覷,相顧無言,當然是沒有更好的點子了。

於是我們就決定照日琳姊的企劃進行,再討論了一陣後,又繼續前進。

 

我們一行人跟著臉色凝重的麗沙走著,爬上了一座山,在山腰處進入了山洞。

山洞裡黑暗幽深,裡面也沒有點油燈照明,於是我們只好拿出火把來探路。

聽著山洞裡水滴滴落的回音,我的心臟跳得有點快。

現在的情況讓我想起了剛進遊戲沒多久時,我們還只有三個人時所解的任務。當時我們只打算下井解個小任務,卻意外觸發到了令人心情沉重的劇情任務……不知道這一次,前方等待我們的又會是什麼?

 

 

站在山洞旁,我遠遠望見了山腳下座落著一座黑色的建築,在霧氣環繞之下看不清它的輪廓,顯得格外神秘。

「那就是邪神神殿了。」日琳姊指向那棟黑色建築,表情並沒有什麼異樣,依然是一貫的溫婉微笑。

「日琳姊,」我忍不住開口,「既然首領的真實身分是主祭,那我們等一下等於會跟妳的同行對著幹,這樣對妳會有影響吧?」

日琳姊偏頭思考了一下,「可能信仰值會降吧。」

聞言,我不禁擔憂地皺眉。之前日琳姊說過祭司的強度不只受等級影響,對侍奉之神的信仰值也有關聯。如今她參與這任務,等於是跟自己的同行為敵,這樣她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接職業任務?

「那這樣妳沒有必要勉強參加這任務……」

「小意,」日琳姊嫣然一笑,撥了撥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的白色卷髮,「我剛才說過了,我先是你的旗下成員,才是弗德手下的祭司啊。信仰值什麼的,之後再補回來就好了。」

 

 

「……。」我有些害臊地眨眨眼,沉默了一會,才笨拙地答謝:「……謝、謝謝妳。」

「別客氣。」日琳姊維持著迷人的笑,同時目露精光,「只要你往後繼續讓我取材就好了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我嘴角抽蓄,有些僵硬地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

ㄜㄜ日琳姊啊~~~

對斗S御姐沒抵抗力喔喔喔喔喔(自己躺平

 

然後我在寫那群花痴質疑日琳姊時也被惹火了XD

花痴通通吃屎ㄜ

 

對了我在玩『魔物之國』噗浪企劃

角色叫蕾茲

同企劃又能接受GL的可以找我交流XD

 

本日菜單:

隔壁香港腳大叔的黑色腳指甲+五公分厚的灰塵毛毛

 

簡稱髒髒套餐(塞塞塞塞塞塞

(段:唔唔唔唔唔唔唔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
旬玉水

沒有節操的世界

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