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gerAds

 

「咦?」

下了馬車,看見我們在華木村內,煙顯得相當意外,但隨即微笑向我們打招呼:

「大家好!真巧啊,你們是來這裡解任務的嗎?」今天只有她一個人,弟弟灰狼並不在旁邊。

 

「這是我們的台詞吧?」淨血狐疑地看著煙,「妳怎麼會坐著我們雇的馬車來到這裡?」

煙愣了一下,隨後便露出恍然的神情點了點頭,向我們微笑:「啊,原來是你們雇的馬車嗎?我就是來物歸原主的。」

 

煙開始娓娓解釋起來,原來煙雖然手下的玩家幾乎都跑了,不過還是有對她不離不棄的NPC在,載她來的那個男人就是其中之一。

男人名叫桑斯。因為煙經過雷山任務後旗下大失血,也連帶損失了不少經費,為了替煙籌錢,桑斯竟自作主張,召集其他同伴開始隨機行搶路過的馬車或人,而從華木村逃走的馬車夫剛好就被桑斯盯上,給攔了下來行搶。

寡不敵眾,馬車伕自然對他們毫無招架之力。順利把馬車搶下來後,他們驚喜地發現馬車內有大量財物,在一番盤問過後,桑斯等人也知道馬車伕是從格雷劫了馬車出逃的罪犯,並不是真正的馬車伕,那些貴重品也是從華木村偷來的。

既然是罪犯,搶的又是立場為藍的華木村,那桑斯等人更是劫得心安理得,還得意洋洋地向煙報告這件事。而當煙趕來,向桑斯聽取事情的始末後,自然責備了桑斯一番,要他們將財物還回華木村。而至於出逃的假馬車夫跟馬車,煙則打算送回格雷,讓現任市長湯姆發落。

 

「所以那個劫馬車又偷錢的假馬車伕就在馬車上囉?」姓段的問。

「是的。」煙頷首,轉頭向桑斯吩咐:「桑斯,請你去把那個人帶下來好嗎?」

「是,公主殿下。」

桑斯恭敬地應道,隨即跳上馬車,將被五花大綁的假馬車伕給抓了下來。

他擒著假馬車伕的衣領,將腳步踉蹌的他用力拉到煙跟前,大喝一聲:「還不跪下!」

「……。」假馬車伕咬牙切齒,但也知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,便老實地跪下了。

 

「好啦,小偷在此,這下我們的冤屈都洗刷了。」姓段的拍拍手,向村民們揚起眉來。

然而村民們並沒有鬆懈警備,而是心存疑慮地看著好心替他們送回財物的煙。

「請問您是?」柯林瞇起眼白發黃的眼睛打量著煙。

「啊,您好,我是煙,紅國二公主煙。」

 

被這麼一問,煙有禮而理所當然地自我介紹,卻在華木村引起了一陣喧然大波:

 

「什麼!」

「居然是紅國的公主!來這裡做什麼啊!」

「為什麼三王子殿下會跟紅國的公主……」

 

村民們一臉驚恐地交頭接耳,讓煙尷尬地抿住了唇,後悔地察覺到自己不應該在這裡表露身分。我也有點傻眼,雖然這世界的設定是紅國當家,藍國的舊土都在紅國的管轄之下,但現在煙那邊只有他們兩人,她怎麼敢在立場為藍的華木村表明自己的身分?

「藍國的賤民們到底在吵什麼?」見自己效忠的主人難堪,桑斯勃然大怒喝斥道:「二公主殿下降臨這個破地方是你們天大的榮幸!還不快跪下迎接!」

「桑斯,別說了……」煙急忙出言阻止,但已經來不及了,村民們的怒氣已經升起,民族仇恨在他們心中熊熊燃燒。

 

「可惡的紅國人!你有種再說一次!」一個村民怒不可抑。

「誰要向紅國的公主下跪!我要殺了你!」另一個男村民甚至還抽出了腰間的配劍,似乎隨時要上前跟桑斯一決生死。

 

「三王子殿下。」

此時村長柯林沉靜地出聲,暫時鎮住了一觸即發的場面。

「您為什麼會跟紅國的公主有來往呢?」他蒼老的眼睛靜靜地看著我。

「公主殿下,您……」看著情勢的發展,桑斯也無暇去管其他村民,疑惑地環起胸來望著煙,「他是藍國的王子,您該不會是……」

「怎麼可能……」凱也皺起眉來,有些憤恨地看了一眼煙,便扭頭不解地盯著我:「當初在格雷襲擊我的那三個人,不就是紅國二公主的手下嗎?您怎麼會又跟她……」

 

 

我吞了吞口水,滿頭冷汗。因為煙在華木村暴露身分的關係,情勢的變化有如被推倒的骨牌一般一發不可收拾。

我一直不敢向煙坦誠的事實,正在被慢慢地揭開。

 

「我的手下在格雷襲擊你?」煙眉頭緊蹙,詫異地看著凱。

「哼,別裝了!難道不是妳命令他們這麼做的?」面對煙,凱完全不見平日的溫和憨厚,而是眼神凌厲,厭惡之色溢於言表:「要不是三王子殿下他們及時搭救,殺了妳那三個手下,我這條命早就丟在格雷了!」

 

聞言,煙有如晴天霹靂,一張臉頓時血色全失。

「……雷恩跟傑夫……還有賽爾……」煙僵硬地轉動脖子,一雙眼震驚而痛苦地望向我,「原來是你……殺的?」

 

「不,是我殺的。」

姓段的無畏地上前一步,將我擋在他身後,「我們王子當時沒有下達殺掉他們的命令。」

「我也有殺。」飛沙淡淡地出言承認。

「……你們……」煙顫動雙唇,雙頰滑下了悲痛的淚,「為什麼……」

「為了救當時已經奄奄一息的凱。」日琳姊微笑,再度提醒煙是那三人進犯在先:「是他們先圍毆凱的,殺了他們也是迫不得已。」

「對啊,我們不過是還手而已。」姓段的笑著說完,又挑起一邊眉來,「當然,如果妳想為他們報仇的話,我隨時奉陪喔。」

 

 

煙垂下頭來,亞麻色的長髮蓋住了她的臉頰,使我看不清她的神情。

「為什麼……偏偏是你們呢……?」過了一會後,煙才氣若游絲的喃喃自語。

姓段的聳肩失笑:「我們也不願意啊,是妳那三個手下自己先來招惹我們的耶?」

「來不及了……一切都來不及了……」煙抱住雙肩,蹲在地上劇烈地發著抖。

「什麼來不及?」淨血困惑地看著煙。

煙抬起頭來,緊咬下唇,滿面淚痕地顫聲道:「我已經用信物跟野豹訂下契約……若是找到殺掉他們的真兇,是NPC就殺掉,是玩家就……殺回零級……!如果他們知道是你們做的,為了錢,他們一定會……」

 

聽見她吐露這串話,我怔怔地瞪著她,頓時像是被當頭澆了一桶冰水一般,從頭到腳都冷得徹底。

得知自己有被殺回零級的危機,飛沙也皺起了眉,姓段的眼神更是登時轉寒,低頭向煙漠然道:「那妳就毀約啊。」

「毀約的話我的信物會……會毀掉,這是契約內容……」煙絕望地說,「對不起,我……」

「信物毀了再買不就好了?」

「可是一個一萬……我暫時拿不出來……」煙的聲音細如蚊蚋。

姓段的嗓音沒有溫度:「當時妳不是很乾脆要為格雷獻出信物嗎?要不是阿秘好心攔住妳,把魏大少跟藍國二公主的信物交出去,妳還能跟野豹訂這種契約嗎?」

丟出煙無法回答的問句後,姓段的輕蔑地冷笑,紫瞳中有著明顯的怒意:

「現在妳不願意毀掉信物,也不願意花錢。所以就要我們為妳的愚蠢犧牲嗎?」

也是當事人之一的飛沙依然是一臉淡漠,但綠眼中卻透著一絲冷意。想必他也相當為此生氣吧。

「真的很抱歉……我真的……真的……」現在的煙只能啜泣著連聲致歉。

 

「大家先冷靜點,」日琳姊出來溫言打圓場,蹲下來向煙柔聲道:「不能跟他們商量一下嗎?比如妳先給他們該付的酬勞,然後要野豹不追殺我們的人。」

煙咬唇搖頭:「我沒有把握他們會不會守約……契約上寫了,若他們達成任務目標,我沒有在時限內付酬勞,那筆錢依然會由系統強制回收。所以就算我在事前給了錢,他們可能又會為了多賺一筆而……」

「可以用妳的信物再跟他們另外訂一個『保證不追殺真兇』的契約啊。」日琳姊提議。

「沒辦法,這跟原來的任務契約矛盾……系統不會允許的。」煙的臉上寫滿了後悔。

聞言,日琳姊也莫可奈何地輕嘆一聲,但隨即又露出微笑:「不過,只要不讓野豹知道真兇是誰,就可以當作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吧?」

 

聽見這句話,煙淚汪汪的眼睛中總算露出了一絲希望的曙光,「但願如此……可是他們的手段這麼厲害……不知道會不會被他們查出來……」

「也是,事發在暗巷,當時也只有我們的人在場,他們應該查不到吧?」姓段的贊同地點了點頭。

 

 

「……為什麼公主殿下要如此委屈?」

 

這時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桑斯硬是扶起了蹲在地上的煙,痛心疾首地朝煙叫道:

「您是尊貴的紅國公主啊!為什麼要對下賤的藍國王族如此客氣呢?」

「該死的紅國人!藍國的王族是你可以汙辱的嗎!」

見整個藍國又被汙辱,華木村村民們大為暴怒,暫時拋下對我們的芥蒂,同仇敵愾地拿著武器衝上前去要攻擊桑斯。

 

面對村民的圍攻,桑斯竟面無懼色,反手抽出了掛在背上的長槍,將長槍舞得虎虎生風,令只有短程武器的村民們一時之間也不敢靠近,只能抓著武器乾瞪著桑斯。

「我可是公主殿下的騎士,哪會怕你們這些藍國人?」桑斯不屑地笑著挑動村民們的怒氣,拿著長槍與他們對峙著,又向一旁不知所措的煙沉聲要求:「殿下,請快點用您的技能召喚其他人來助陣。」

「等一下,大家先冷靜下來,我只是來物歸原主的啊……」煙無助地來回看著村民們跟桑斯,不懂為什麼情況為何會演變成這樣。

「殿下!請快點!」桑斯再度重複要求,皺眉瞥了我這裡一眼,「若是這些村民們我還可以應付,但藍國的王族……可就有點棘手了!」

 

「你還滿有自知之明的嘛。」姓段的冷笑一聲,長槍在他手中瞬間現出。

「你也是騎士嗎?」看見姓段的也拿出長槍,桑斯揚起眉來,勾起好戰的笑容,「等我解決這些雜碎再來跟你單挑,我會證明紅國的騎士比藍國強。」

姓段的只是冰冷地勾起嘴角。

「嘴巴放乾淨點,現在華木村可是歸我們王子在管的。」

這句話讓村民們神色稍緩,挺身保護他們的他似乎挽回了華木村的一些信任。

「交給我吧。」

姓段的回頭向村民們笑笑。

下一刻,他便發動完攻防上升技能,身影像箭一般射了出去,留下一道金色的殘影。眨眼間,他距離桑斯已只有一步之遙,手中長槍迅速地往他突刺而去。

桑斯大吃一驚,似乎沒想到姓段的速度能那麼快,但還是驚險舉槍格開他的突刺。

 

「桑斯!快投降!你打不贏他的!」煙尖聲叫道,顯然她已經用偵查之眼看過段王子的等級了。

聽見這句話,段王子露齒一笑,知道對方等級比自己低,他的神態更加從容了,抓穩長槍,銀色的槍頭又往桑斯腰間猛地刺去。

桑斯咬牙後退一步,費力以槍身頂下段王子的刺擊,在空檔時不滿地快聲回應煙:「您是不信任我的力量嗎?」

 

見桑斯沒有投降的打算,煙咬了咬下唇,竟突然拿出了商城的回城卷軸往地上用力一丟,身影頓時消失無蹤。

煙的忽然逃離令大家都傻了一下,尤其是桑斯,臉上盡是震驚與濃濃的失望。

然而他卻無暇沉浸在主人逃離的打擊之中,只能急忙回過神來繼續應付段王子的攻勢。

 

但過了幾秒,在桑斯擋下段王子的另一輪攻擊後,他的身影竟快速被白光包圍,隨即化為一道白光往天邊飛去。

對手的匆促退場令姓段的也不禁一愣,但他隨後便理解了情況,收起長槍冷冷一笑:

「是被回城的煙以召喚屬下技能把他強制召回了吧,真難看啊,但確實是很有效率的逃走方式。」

 

 

雖然煙的出現以及撤離都讓人錯愕,但這場風波算是隨著他們的離去而暫時平息了。

我看著他們留下的馬車,嘆了一口氣。在煙知道殺掉她三個手下的真凶後,姓段的跟桑斯又交了手,我也不清楚這樣算不算是跟煙結了仇?

而現在姓段的跟飛沙還有被野豹追殺的隱憂在,雖然看似機率不大,但也難保不會真的發生……總覺得前途多災多難啊。

 

在煙走後,姓段的向如毛蟲般蠕動的假馬車伕走去。假馬車伕的位置已離出原來的位置一段距離,顯然剛才是想趁亂偷溜。

「請、請饒過我────咿!」

見姓段的走近他,假馬車伕滿臉驚恐地哀叫求饒,試圖博取同情,但當然是沒有用。姓段的用力踹了他肚子一腳,他便慘叫著滾動到村長柯林的跟前。

「隨你們處置吧。」

 

 

「……把他帶到地底下,跟那片花田一起燒了吧。」

村長柯林轉頭向兩個男村民吩咐。在聽到燒花田時,兩個村民皺起了眉,但終究還是點頭答應,將連聲嚎叫的假馬車伕給架了起來。

 

「我可以幫忙燒,你們就不用拿火把了。」

淨血拿出他那把業火魂杖,頂端的骷髏將牙齒咬得喀拉喀拉作響,呼呼吐出紫煙,似乎對能燒掉整片罌粟花田跟假馬車伕很是興奮。

 

 

 

嗯?劇情的發展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呢(欸作者

感冒到底要何時才能好呢ˊ<_ˋ

請看在我抱病仍努力打文的份上多給我一些留言吧~尤其是潛水的讀者們(指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
旬玉水

沒有節操的世界

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堅果種子
  • 愚昧的NPC們哪XDDDD
    工口之神即將降臨,不光是少女
    各家叔伯爺字輩的後庭都要不保了
    竟還有空閒為政黨之爭起爭議XDDDDD
  • XDDDDDDD(大笑
    堅果看文章的角度超有趣的XDDDD
    是說應該是不會寫到叔伯爺字輩的後庭被X拉
    那太重口了哈哈哈哈

    旬玉水 於 2014/01/15 23:20 回覆

  • かさ
  • 我覺得劇情走向越來越展開了!!好不容易解開一些謎底但又增加新的謎了~開始非常期待結局了xdd
    btw 梵奧好久沒出來耍白痴了真想念他(哈哈

    希望玉水早日康復!!!
  • 哈哈哈我依然在為結局鋪梗~
    梵奧還是會出場的 不過還要等啦哈哈哈

    謝謝~XD

    旬玉水 於 2014/01/15 23:2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