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判斷魏大少的家境富裕,再買一個信物應該不成問題。抱著這樣不負責任的僥倖想法,而把他的信物擅自交出去是很過份,我知道。

不過若要在格雷的存續跟把他的信物物歸原主之間,我會選擇讓格雷繼續存在下去。

若是格雷垮了,會有許多NPC流離失所,我不想看見那樣的畫面。

我知道NPC是人工智慧,是一堆數據堆積出來的虛擬存在,他們表現出來的情緒不過是程式計算出來的反應,只要程式人員介入就可以輕易修改,只要使用商城道具就能快速干涉。但就算知道這點,我依然不忍聽見格雷充滿NPC們悲慘的啼哭聲。

而為了保護格雷,我選擇把魏大少的信物交出去。

如果他之後得知我把他的信物給米蘭達而怨恨我的話,我也願意接受。

 

「沒時間了,快去頂樓吧。」

信物到手後,米蘭達便轉身過去,撥開莉黛的手,也不顧自己有傷在身,便急急跨步往市政府內部走去。

「得快點舉行修復都市之心的儀式才行!」

莉黛也連忙跟上,「等等,媽!別走那麼急,而且妳的傷還沒好,若現在貿然舉行儀式的話……」

「現在沒時間管那些了!」米蘭達以沙啞的嗓音回覆,頭也沒回地執意前進。

 

這時日琳姐舉起她手中的紫色藤杖,給米蘭達送了一記治癒術過去。

一道黑光打在了米蘭達的身上,快速壟罩她全身。而當黑光消失後,她身上的傷痕跟著消失了。

 

「這樣就可以舉行儀式了吧?」日琳姐溫柔地笑,也給莉黛送了治癒術過去。

米蘭達地訝異地看著自己的雙手,莉黛則是摸向自己的已無任何傷痕的臉驚嘆:「這太神奇了……」

「感謝妳。」米蘭達向日琳姐敬了個禮。

「真的很謝謝妳!」莉黛真誠地說。

「別客氣。」日琳姐撫了撫魔杖,露出令人無法拒絕的微笑,「不過不知道兩位願不願意讓我們一起去觀摩儀式呢?」

 

不愧是日琳姐,了解大家都很好奇重組都市之心的儀式,於是用治癒術賣了人情給這對母女,讓她們不好拒絕。

見米蘭達乾脆地點了點頭,莉黛便向我們笑:「請跟我們來。」

 

市政府內,梵奧依然拉著淨血在跳沒有配樂的華爾滋,死靈法師們則充當無奈的背景,艾爾緊盯他們的眼神依然充滿怨恨。

「你們要去哪?」淨血訝異地看著我們走向樓梯,一腳踹向梵奧的膝蓋掙脫他的糾纏,向我們直直奔來。

「舉行重建都市之心的儀式。」莉黛回答,臉色凝重地望著米蘭達急步向前的背影。

 

「重建格雷的都市之心?」梵奧瞇起眼來,終於恢復了一點首領的威嚴樣,「那我們或許可以不用搬了……」

「你們留在這裡,我跟去看看。」向死靈法師們發號施令後,梵奧便踩過弗德的屍體跟著淨血朝我們走來,跟我們一起步上了螺旋梯。

 

「果然還是不太好吧……」

在我們一行人爬樓梯爬到三樓時,煙不安地開了口。

「怎麼了?」我回頭望向她。

「我覺得把魏大少的信物擅自交出去果然還是……」

「不然妳要花一萬元再買一個信物嗎?」

背後緊跟著梵奧的淨血向煙高高揚起了秀氣的眉毛,不耐地將她的話堵回去。

「不,我……」煙頓了一會,搖了搖頭,又低下了頭。

「這是救格雷最快的方法。」飛沙淡淡表示。

「現實就是這樣囉,小姐。」姓段的聳聳肩,「很多事本來就不可能兩全。」

 

到了頂樓,為首的米蘭達在一道黑石門前停下了腳步。

黑石門看起來像是用黑曜石做成的,在其他木門中顯得格外醒目。

在她身後的莉黛只是回頭看了我們一眼,沒有說話,默許了我們在旁觀看。

下一刻,米蘭達將手掌覆上了黑石門。

黑石門慢慢浮起了淡淡的金光,而我隱隱能聽見空氣中有輕微的嗡嗡鳴響。

 

黑石門啪地一聲向內打開。

米蘭達急不可耐地步了進去,我們也亦步亦趨地隨之走入黑石門內。

 

結果門內並不是四四方方的房間,而是一片沒有邊界的白色。

在無邊無際的白之中,似乎也沒有光影變化的概念,光憑我們的眼睛,根本無從分辨哪邊是牆壁哪邊是地板,也看不出這空間到底有多大。

米蘭達踩在看不見的地板之上,穩穩地走了進去,這使她的背影看起來相當不可思議。

我們也跟著走了進去,一踏進空間,腳下立刻傳來跟平常走路時沒兩樣的堅硬實感,使我們心中踏實了許多。

 

米蘭達在這片白色空間裡走了幾步後便停下,踩著靴子的腳輕輕舉起,重重往看不見的地板上猛力一踏。

一座約有五公尺寬的祭壇從米蘭達腳下轟隆升起,揚起漫地塵煙。只是眨眼間,米蘭達便安穩地站在了祭壇之上。

祭壇是正方型的,約有半扇門那麼高。在祭壇的四個角落上方分別浮動著菱形的白色巨石,而在四個巨石上,都以英文寫了鐵灰色的『Gray』二字。

米蘭達走到祭壇中央,閉上了眼睛。

四個巨石開始繞著祭壇中心緩緩轉動,彷彿有意識一般圍著米蘭達起舞。

 

米蘭達開始慢慢憑空浮起,巨石也越舞越快。

米蘭達在四巨石的上方停住向上浮的動作。她雙腿打直,神態莊嚴地懸浮在空中,但依舊沒有睜開眼睛。

就在這時,米蘭達的胸膛上鑽出了一個半圓形的金色光球。球體上寫有深紅色的『Gr』,看上去就像是用血寫上的。

半圓形金球向上飛起,之後就停在米蘭達的頭頂前方一動也不動。

 

「那就是格雷的都市之心了。」莉黛說明,語中仍帶有沉痛,「不過只有寫有『Gr』的一半,另一半已經隨著弗德的死消失了。」

 

她望著空中的米蘭達緩緩睜開眼睛,擔憂地抓緊衣服的領口。

米蘭達將手放入口袋,再將手拿出來攤開手掌之時,掌心已躺著紅寶石項鍊及藍寶石懷錶。

她將兩樣王族信物向上一拋,信物便像是受到都市之心召喚一樣向上飛升,靠近了都市之心,進而沒入那金色的半球體內,與都市之心結合。

吸收了兩條王族生命的都市之心開始爆出強盛的金光,照亮了整個祭壇,半球體開始漸漸長出失去的那一半。

而被弗德奪去的『ay』,也隨著都市之心的修復慢慢於球體上現出,組成完整的單字。

看著都市之心逐漸完整,莉黛的臉色開始緩和下來。

 

「若格雷能這樣恢復的話,不用搬也不錯。」梵奧也鬆了一口氣,「到時候,就在格雷建一間花店吧,淨血。」

「跟我說這個幹嘛。」淨血沒好氣地白了梵奧一眼。

 

都市之心的恢復象徵著格雷的生機,這樣的場面也感染了眾人,大家都不禁露出了或大或小的笑容。

此時就連繞著祭壇轉動的四顆巨石看起來都充滿了生命力,像在跳著慶祝之舞一般。

 

「!」

然而就在洋溢著希望的空氣之中,米蘭達的神色忽然變得扭曲痛苦,一口鮮血從她口中嘔出,噴落在祭壇的石地之上。

莉黛瞬間繃緊了身軀,著急地叫道:

「不行!媽!快停止儀式!快啊!」

 

但米蘭達並沒有理會莉黛,仍是強自撐著。

都市之心已經成了像檸檬一樣的形狀,依然繼續朝完好無缺的圓形邁進。

米蘭達仍然皺著眉,但一雙鷹目卻透著堅忍的意志。

 

「不要……這樣妳會死的啊!」莉黛絕望地跪在地上,聲音顫抖,「妳死了都市之心跟格雷一樣會毀掉啊!」

 

米蘭達依然沒有回應莉黛。

現在的她雖無法說話,然而光看著她的表情,就能感覺出她絕不會中途停止儀式。

要讓格雷存續的意志強過她維護自己的生命,讓她無視女兒悲痛的呼喊。

 

都市之心離完整的圓形越來越接近,球體上的Gray已經清晰可見,金光也強到了必須半瞇著眼才能注視的地步。

米蘭達的嘴角又淌下了一道血,臉色也如這白色空間一般蒼白。

 

 

「完成了……」

都市之心總算成了完整的球體,在米蘭達頭頂上轉了一圈後,便靈巧地鑽回米蘭達的胸口。

米蘭達輕巧地降落在祭壇之上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前,確認完整的都市之心存在於她體內。

然後,她露出了欣慰而滿足的微笑,走下祭壇,踩著搖搖晃晃的步伐向莉黛走去。

 

「我這不是沒事嗎?傻女……」

但下一刻,米蘭達卻忽然身子一軟,轟然橫倒在地。

 

「媽!」莉黛淚水奪眶而出,撲向米蘭達癱軟在地的身軀。

「果然還是不行嗎……」米蘭達虛弱地嘆了口氣。

「為什麼妳要勉強自己!為什麼!」莉黛緊緊地咬著下唇,既不解又悲傷地哭喊,「妳早就知道自己的身體撐不住對不對!」

米蘭達望著莉黛,扯了扯嘴角,「就算撐不住,也要撐,都市之心再不完整,房屋會撐不住……格雷可能……下一刻……就會毀掉……」

 

這時日琳姐又急忙舉起魔杖想施放治癒術,但卻被米蘭達無力地揚手拒絕了。

「沒有用的……」米蘭達搖搖頭,平靜地望向日琳姐,「這不是皮肉傷,修復都市之心使用的是我王族的靈魂之力,而我只是用光了……」

「王族靈魂之力?」姓段的驚訝地問,「妳說妳也是王族?」

米蘭達疲累地閉上眼,「我的故事就交給莉黛之後來說吧,我已經沒有力氣了……」

「別這樣說啊!」莉黛哭喊,「媽一定會活下來的!我現在就去找醫生!」

 

「別走,莉黛……」

米蘭達緊緊抓住了急忙想起身的莉黛的手。

「我要把都市之心傳給妳,妳將會是下一任的格雷市長。」

 

眾人聞言大驚。

莉黛更是不敢置信。

米蘭達望向莉黛的眼神無比堅定,此外竟還帶有強烈的懇求。

「我的格雷……我的孩子……就托付給我的女兒了。我唯一的女兒。」

 

「不……」意識到母親將重責壓在她肩上,莉黛用力搖著頭,害怕地叫道:「不,我不行的!我怎麼有能力管理格雷!除了馭靈術外我什麼都不會啊!」

「妳可以的!」米蘭達將莉黛的手握得更緊,用僅剩的力氣鼓勵著女兒,「誰一開始不是什麼都不會?而且妳還有湯姆、姆雷他們可以輔佐妳……」

 

姆雷是反叛格雷的將軍,已經被黑桃下令殺掉了。但此時此刻,已經知道事實的眾人都不忍將殘忍的真相宣之於口。

 

「米蘭達市長!」

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近,我們回頭一看,只見一個身形挺拔的橘髮男子走了過來,臉上掛著明顯的擔憂。

男子似乎是米蘭達的下屬,但比起黑色軍裝的米蘭達,衣著卻更加華麗,脖子上還掛著貴氣的金項鍊。

而走在橘髮男子身後的,竟是紅茶綠茶那群蒙面人野豹軍團。

以及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的不夜。

 

 

 

──

 

 

本日菜單:

大統的油!(整罐倒下去

(段:噁~~~~~~

 

 

我的劇情好猜嗎?(問屁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
旬玉水

沒有節操的世界

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