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幻的對話結束後,我還來不及向迷惑的眾人解釋大概情況,剛才在一旁觀看的盜賊們已經驚慌的騷動起來。
「首領呢?」
「怎麼不見了?」

來不及解釋了!現在是最好的攻擊時機!
「要完成任務就趁現在!」我舉起權杖高聲叫道,然後發動了力量加冕技能。
見我先發動技能,旗下成員身上藍光大作,眾人也總算想起了任務是《殲滅雷山盜賊》,見機不可失,也紛紛向盜賊殺去。
方才被挾持的冷盤苦瓜也一樣,現在她暫時加入了我們的行列,抓著彎刀向盜賊們砍殺而去。

「不要搞錯了,我可不是為了幫你們!」冷盤苦瓜瞪了段王子一眼,格擋住一個盜賊的攻擊,「我是為了正義而戰!」
「還是謝謝妳,巧婕。」段王子朝冷盤苦瓜笑了笑,舉槍刺入她眼前的盜賊腹中。
「哼!」冷盤苦瓜翻了個白眼,便不再理會段王子,跑去殺其他盜賊。

我方約有兩百多人,盜賊人數還少我們一點。幻的幻覺空間最多能撐十分鐘,為了完成任務,我們只能在這段黃金時間內盡量殺!


「投降!」
被屬下簇擁保護著的王族們朗聲喊道,陸陸續續地發動了威壓迫降技能,不只盜賊受技能影響,整個山洞的岩壁也被聲波給震落了一些砂土,真是誇張的技能效果。
不少盜賊不由自主地雙膝跪地,武器也從手中震落,而就在他們不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時,又有不少人命喪於玩家的攻擊之下。

而其他未受影響的盜賊見近戰系的人都往他們衝去,又注意到法師系的人皆在後面準備放招,都是一臉驚恐,但也憤而拿起武器來應對。
頓時廝殺之聲四起,各式魔法轟炸聲連連,神殿底下的山洞馬上變成了地下戰場,踩在土地上,腳下甚至還能感覺到因戰鬥而起的震動。
由於我方有大範圍技能可攻擊,戰況呈現一面倒的情況,有少數盜賊見不敵,竟放下武器跪地求饒。

「請饒命啊!我發誓我會改過自新的!」一個男盜賊淚流滿面。
「我成為盜賊也是逼不得已啊!」一個女盜賊低低啜泣著,「我還有孩子要養啊!」

眼淚總是引人同情的,我馬上聽見煙急急地向屬下高聲喊道:
「快住手啊!」

但這時誰會聽她的命令?
現在大家已經殺紅了眼,腦中全都是完成任務的豐厚獎勵。
包括我。

況且這些NPC早就無可救藥了。
他們不只是盜賊,也是毒蟲。
沒有藥他們遲早會死,那倒不如現在給他們個痛快,不是比毒癮發作死得更有尊嚴嗎?

我瞥了一眼麗沙被冰劍刺穿的屍體,她緊閉雙眼躺在那裏,似乎是因為解脫而放下心來,看上去竟頗為平靜。
在心中難過時,我也同時想著:或許這是對這些毒癮深種的盜賊來說最好的結果吧。
而且殺掉他們會讓這世界變得更好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

「投降!」
於是我在同伴的保護下高喊,施放威壓迫降技能,然後看著盜賊一個一個死去。
雖然我沒有殺人,但我的手也染上了鮮血。
殺人雖是惡,不過對這世界來說是必要之惡──我是這麼認為的。

「啊啊啊啊!」
但事情並沒有我們所想像的那麼容易,後方拔尖的女人慘叫聲把我嚇出一身冷汗,不妙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我轉動僵硬的脖子向後看,地獄般的景象即映入眼簾。
盜賊們手上的綠蛇刺青就像有生命一般,一個個開始劇烈地扭動起來。
他們痛苦的跪了下來,連拿武器的力氣也沒有了,只能緊緊抓著有刺青的手臂。此時,他們忽然白眼一翻昏厥過去,與此同時,綠蛇刺青也猛然掙脫離開了他們的手,變成了真正的蛇,張開血盆大口向我們襲來!

有幾個法師系的人反應過來,即時架起了各種屬性的防護罩保護眾人,但卻也有些人沒躲過,我親眼看見了一個女法師被瞬間放大的蛇給一口吞下。
我心中警鈴大作。
這下我方的戰力因這出其不備的攻擊而減少了一些。一股寒意在我身上竄開,我擰起眉,蛇群又開始攻擊人,這代表弗德已經……

「剛才那隻貓真是奸詐,果然需要好好調教一下啊。」

弗德帶慍的聲音冷不防在上空響起,我猛然抬頭一看,發現他就飄在我們上方約一層樓高處瞰視眾人。

他冷冷望了正努力防禦蛇群攻擊的後方人們一眼,又看了看前方的人,像是在尋找什麼。最後,他令人戰慄的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「那隻貓呢?你是他的主人吧。」
「……。」我沒有回答。幻現在應該在所謂的次元空間裡躲著,很安全。
見我不語,弗德不悅地瞇起眼,緩緩啟唇:「把貓交出來,或許你們還能活命。要不,你們全都得死在這裡。」

他冷聲說完,方才的黑色藤蔓又再度纏上了我的身體。週遭又響起了一片慌亂的驚呼,我扭頭看了看,果然所有人都被藤蔓纏住了。

剛才還在支撐保護罩的法師們,因為被藤蔓制住身體而無法再供應法力,只能無助地看著保護罩被蛇群撞出裂痕來。

碰!碰!
裂痕被粗暴地越撞越大,眾人心焦如焚卻無能為力。雖然只是遊戲,但眼前的怪物是如此可怖,死亡的恐懼蒙蔽了人們的理智,我聽見了有人的聲音在歇斯底里地尖聲大喊:
「快把那隻貓交給他啊!快!」
「還在磨菇什麼!要不然我們全都會死在這裡!」

他們聲嘶力竭地叫喊著,要求我將幻交給弗德。但我當然不會照做,反正死了也會復活,大不了掉個兩級,我是不會為此出賣幻的。



「喂,要不要我出去啊?」
從寵物頻道內傳來了幻的聲音,好像在擔心我的安危。看來他待在次元空間裡也能看得到現在的情況。
「別擔心,死了就死了,我能再復活。」
「怎麼可能啊!人死不能復生,你以為你是不死族嗎?」幻似乎覺得我腦袋不正常了。也對,畢竟NPC是不知道我們玩家跟他們的區別的。
「反正你不用擔心沒人買魚乾給你吃啦。」我笑道。
「白痴人類。算了,等一下情況不妙,誰管你說什麼,我會自己出去。」幻堅決地表示。這傢伙,雖然嘴上說不管我了,不過他還是很擔心我的安危的。


「救命啊!」

此時一個防護罩被衝破了,幾條綠蛇高高舉起脹大的蛇頭,要朝無法行動的人們當頭咬下。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約十來隻火箭頓時如暴雨般落在綠蛇群上,刺穿了牠們光滑的鱗片。被箭穿頭的蛇當場斃命,沒中的要害的也動彈不得,看來那火箭是帶有麻痺效果的。



弗德眼神一凜,朝箭的來源扭頭望去。
臨風起行跟林澈騎在一隻半透明的天馬上,跟弗德遙遙相對,而林澈架在那把血火之弓上的箭,正威脅性十足地指著弗德。
雨夜則跟弗德一樣浮在半空中,跟在兩個男人後面,看來是使用了某種能夠飛行的技能。


眾人見還有人沒被藤蔓纏住,都不由得鬆了一口氣。

由於他們在空中,弗德似乎無法用藤蔓直接封住他們的行動,只能直接迎戰。
但不同於謹慎以待的三人,他態度從容,嘴角嘲笑般地揚起,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,就好像在他面前的不過是一捏即死的螞蟻。

「妳是馭靈使?」弗德望向雨夜,「能抽出活體的靈魂只有馭靈使才做得到。」
「沒錯。」雨夜摸了摸那隻半透明靈魂狀天馬的頭,手掌上方浮現了轉動中的水晶球,向弗德微笑,「還好有把這孩子的靈魂存在水晶球內,讓牠能臨時救我跟臨風,順便救了旁邊紅國大少爺的管家,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?」

那隻靈狀天馬……該不會就是剛才他們騎來的天馬吧?馭靈使居然能做到這種事?這職業也太BUG了吧!


弗德如蛇一般的紅瞳盯著雨夜,冷笑一聲。
眨眼間,弗德雙指間已夾著一個裝著黑水的小瓶子,迎著陽光反射出不祥的黑光。
他動作俐落地拔開軟木塞,向前潑出黑水,手指就在那水上快速一點,剎那一陣強風驟然猛烈颳起,我們就像受到某種無形的力量壓迫,不自覺低下了頭。

「糟了!」我聽見日琳姊的聲音,同樣身為邪神祭司的她自然最清楚會發生什麼事。

「生靈獻祭!」弗德喝道。
聽見他喊出招式名稱,我心中一涼。生靈獻祭,是那招日琳姊說一天只能用一次的大招,他們三個會失去靈魂,等一下就會變成黑光往天邊飛去,等同死亡。

再抬起頭時,天空已經多了一個冒著黑光的魔法陣,跟天空上的他們差不多大小。本來我已經做好任務失敗全軍覆沒的打算,卻意外地發現他們三人全都毫髮無傷。

「我是馭靈使,」雨夜甜甜地笑著解答眾人的疑惑,她手掌上方的水晶球周圍似乎有什麼煙霧狀的東西纏繞著,「剛才我讓其他的靈魂附在我們身上,替我們擋下來了。像這種傷害靈魂的攻擊,對我們是沒用的。」
天啊……這職業真是太外掛了。
我猜臨風之所以勢力擴展快速,不只是因為他帥,鐵定也跟這個雨夜的各種BUG能力有關係。
但現在有這麼一個大BUG在我方是很有利的……等任務完成後再去跟GM投訴這職業太超過吧。

此時,一直表現出游刃有餘態度的弗德,眉頭皺起,臉上首次浮現了不敵之色,使我們又重燃希望。雖然是力量強大的首領,但畢竟寡不敵眾,何況剛才的蛇群和藤蔓應該耗了他不少MP,加上生靈獻祭失敗,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!
即使剛才對上幻,可以看出他肉搏上並不輸人,可是沒魔的祭司就像是沒牙的老虎,可懼性一下砍了對半。

「有意思。」
他直直盯著雨夜,開始喃喃唸起什麼來,雨夜趕忙勾手,叫那些如煙般的靈體擋在前面保護他們。
所有人都以為他要使出最後一擊攻擊他們,但並非如此。

等大家發現他的真正意圖時已經來不及了,他的身影倏地消失,然後又瞬間出現在地上的骨椅之上。
他坐在骨椅上冷冷一笑,在林澈的火箭到達前,他的身影早就跟著骨椅一起消失了。

弗德逃走了,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。


「可惡!」
由於弗德離開,眾人身上的藤蔓又再度飛散成碎片,恢復了行動自由。但等他回復完力量出現時,我們這些沒有飛行手段的人又會再被藤蔓困住,只剩下在天空的三人跟他打的話,我們依然毫無勝算。
現在必須趁勝追擊才行。
但偏偏我們又不知道他躲到了哪裡去,正當我想叫幻使用風之探知那個技能竊聽時,卻聽見了一個不男不女的尖細聲音:

「嘿嘿,請各位稍安勿躁。」

眾人四處望去,只見剛才不知道跑去哪邊的黑斗篷面具人又出現,站在弗德剛才消失的地方,來去之間神不知鬼不覺。

「如各位所見,我們的首領現在正在休息,所以派我出來跟各位溝通。」
「明明就是逃了!」淨血大叫,其他人也跟著附和,周遭一片不滿的嗡嗡聲。
黑斗篷人嘿嘿一笑,不理會他們,逕自說下去:
「我想知道各位來我們這邊,到底求的是什麼?」

自然是為了完成米蘭達給的任務。不過騎在靈狀天馬上的臨風只是扶了扶鼻樑上的單邊眼鏡,溫文地笑了笑,把話說得很漂亮:
「各位到各地燒殺掠奪,影響到周遭的治安,我們不過是路見不平。」
「真是正義之士,佩服佩服,」黑斗篷人頗有酸意地說,「但除此之外,難道不是另有原因?如果各位將我們殲滅,就能得到報酬之類的。」

話一出,也沒人特別反對,畢竟事實真的是如此。
「各位接的任務名稱是不是《殲滅雷山盜賊》呢?」
「你怎麼知道?」淨血訝異道。

黑斗篷人沒有回答,只是笑笑:「嘿,果然跟我想的一樣。既然如此,我想跟各位打個商量。」
他指了指因剛才弗德施術而昏倒在地的盜賊們:「我們會暫時離開雷山一個月,系統就會判定雷山盜賊已被殲滅。」
「這樣你們回去能夠交代任務拿到獎勵。同時也請你們現在離開,不要再傷害我們那群昏過去的夥伴。」

「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?系統真的會這麼判定?」
「是的,這是系統漏洞。不信的話,可以問問那邊大名鼎鼎的野豹傭兵團。」黑斗篷人偏了偏頭,「嘿嘿,據我所知,你們也用過不少次這種『技巧』完成過類似的任務吧。」
「……。」綠茶咬咬牙別過頭去,蒙面人們皆相對無語,最後是紅茶有些無奈地承認了:「沒錯。」



──

雨夜比原版更BUG 但這是必須的

阿秘:如果你再繼續開掛,我就要檢舉你!(守序善良)
真的是聖(RY

本日菜單:
隔壁大媽用很久的刷毛+麗沙的便當
吃吧姓段的
(段:就算要我吃麗沙的便當他也不會復活啊=口=
管你的快吃喔(塞塞塞
(段:唔唔唔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
旬玉水

沒有節操的世界

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