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gerAds

「阿秘,其他人還沒上線嗎?」

姓段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背後,看來他也成功連線進入遊戲世界了。

「嗯,大概還在等吧,這次伺服器大塞車。」我扭過頭去向他說道。

他勾起嘴角,跨步向前,從背後環住我的腰:

「王子殿下,既然大家還沒到齊,那可否賞光跟屬下約會呢?」他在我耳邊輕聲笑道。

我臉一熱,腦中開始不受控的浮想連翩,「什、什麼約會?」

他從喉間發出一聲曖昧的低笑。

「當然是……臭貓,給我放開阿秘!」

姓段的惡狠狠瞪著已變成了男孩模樣的人型幻,發出慍怒的低吼。

幻也抱著我的腰,歪頭向姓段的挑釁般地吐出舌:「我抱我的僕人干你何事?」

我無奈地翻了翻白眼。這種逼我用威懾技能的麻煩狀況怎麼又來了?

 

 

「哎呀,這是在3p嗎?外加公開play?呵呵呵。」

此時日琳姊也順利上線了,一看見我被一人一貓纏住,便十分無良地笑得樂不可支。

「貓耳正太攻嗎……」

下一刻,飛沙也上了線,竟看著幻輕輕皺起眉來,接著便不發一言。

依我對他的了解,他的反應之所以會如此微妙,大概是貓耳正太攻不合他的萌點吧……不對!什麼貓耳正太攻啊!我才不是受!

「你們兩個都給我放開!」

為了避免被他們兩個意淫,我沒好氣地一手推著幻的頭,另一手則推著姓段的臉,但他們兩個似乎覺得先放手的人就輸了,還是較勁般的死死抱著我不放。

 

「對了,既然遊戲十八禁化了,淨血就暫時不能玩了吧?」日琳姊看著飛沙。

「嗯,要等到十月他才成年。」飛沙點頭答。

「那孩子有兩三個月見不到你,一定會很難過吧。」日琳姊呵呵一笑,「飛沙,你有給他現實的聯絡方式嗎?」

「沒有。」飛沙搖頭,「他不會想見現實中的我。」

日琳姊掩嘴一笑,「這可很難說呢……」

 

「這遊戲到底在幹什麼!怎麼突然就十八禁化了!這樣我們的人員就少了一半啊!」

這時一個憤怒的耳熟女聲引起了我們的注意,我回頭一看,竟是野豹的綠茶和紅茶,而他們旁邊則還跟著幾個蒙面人,正朝草月村這裡走來。

我不由得眉頭一皺。一想起煙與他們訂下的契約,我便本能地對這些蒙面人升起了警戒之心。

姓段的大概也跟我想的一樣,總算放開了我的腰,和飛沙一起戒備地盯著朝我們越走越近的他們。見情勢不妙,幻則是揚了揚眉,也收回他的手,瞇起眼睛豎起耳朵來。

 

「在公測時,一些玩家在論壇公布的遊戲血腥畫面嚇到了不少人,」紅茶嘆了一口氣,回應盛怒的妹妹,「為了避免引起媒體的更多注目,導致遊戲被禁,所以才會乾脆轉成十八禁遊戲吧。」

「可是之前一點預警都沒有!在正式營運後才突然公布也太誇張了吧!」綠茶依然怒不可抑,「我們努力培養的勢力居然得因為這種事直接砍掉一半!想到就生氣!」

紅茶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:「事到如今,我們也只能認了……啊,你們好。」

看見我們,紅茶向我們微微點了點頭,眼中浮著友善的笑意。

我只是僵硬地點了點頭,還不敢確認他們是否已經知道煙要他們殺的人是姓段的跟飛沙。

「你們也在這裡啊?」綠茶挑起眉來,「來解任務嗎?」

「是啊。」姓段的若無其事微笑道:「難得看你們也離開格雷。」

「我們有個委託需要出格雷。」紅茶溫和道,下垂的眼睛微微瞇起,竟令我心中有些發毛。

「就是他!」

此時其中一個蒙面人突然扯下面罩,用力指向姓段的豎眉揚聲大叫。

看清那人面貌時,我不禁大吃一驚。他居然是煙旗下的NPC桑斯!怎麼會跟野豹的人一起行動?

「還有他!」桑斯憤怒地指向飛沙,雙眼發紅,「就是這兩個人殺了公主殿下的手下!就是他們殺了我的同伴!」

聽見桑斯指控他們,綠茶有些驚訝,隨後便目光一沉;而紅茶只是微微瞇起眼來,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,其他蒙面人則是靜靜地亮出了武器,情勢一觸即發。

「當初應該快點殺了他的……」姓段的有些後悔地嘆了一口氣。

飛沙則是懶得多廢話,綠眸漠然地掃了蒙面人一輪後,便直接亮出手中匕首,準備好隨時開打。

 

 

「雖然知道是快意旗下的人,但沒想到居然是你……」

綠茶瞇起眼來瞪向姓段的,閃著寒光的匕首由她手中驟然現出。

「在我跟煙談論替她NPC報仇的事時,身為兇手的你,居然還能一臉沒事的附和我?」綠茶眼神冰冷,對姓段的深痛惡絕,「真是太噁心了!」

姓段的聳肩一笑,連辯解都懶得辯解,只是輕挑地回了一句:「隨妳怎麼想了,小姐。」

綠茶冷哼一聲,轉頭將話鋒指向我:「你也是,虧煙那麼信任你,在我聽桑斯說殺掉他同伴的人是你旗下的人時,我可是很驚訝啊。」

不知道整件事來龍去脈的她,只是擰起眉來忿忿地指責我:「你寫在論壇上支持煙的文章都是騙人的吧?你根本就不把NPC當一回事吧?果然很卑鄙!」

「閉嘴,妳根本不知道前因後果。」

見我被說成一個不堪的偽善者,姓段的神色轉為冷峻,手中長槍瞬間現出。

「妳要怎麼說我都可以,但敢汙辱我們王子,就算是女人我也不會客氣。」他將我護在身後,銀亮的槍頭遙遙直指綠茶。

綠茶發出一聲冷笑:「哼,怕你不成?」

 

「喂,我也是所謂的NPC嗎?」幻眨著燦亮的金眸,上前幾步抬頭問綠茶,此時為男孩樣貌的他竟顯得一派無害天真。

「你是誰?」綠茶低下頭,疑惑地看著幻。

「我們王子的寵物。」姓段的厭惡地說明。

「嗯,沒錯,你是NPC。」綠茶向幻說,語氣竟比對我們緩和了許多。難道貓耳貓尾如此有用?

幻理解地點了點頭,下一刻眼神便轉為銳利,語氣也變回平日的高傲:

「收回妳的話,雌性人類,這個人類才不像妳所說的不把NPC當一回事。」他抱著我的手臂,豎起尾巴為我辯護,「不然我也不會在他身邊跟這麼久。」

「……但他的人殺了煙旗下的NPC是事實!」綠茶憤然。

「你想跟他們解釋嗎?」此時飛沙回頭淡淡地詢問我。

我望向期待著大仇得報而露出扭曲笑容的桑斯,以及跟蓄勢待發的蒙面人群,心中不由得一沉。

不行,寡不敵眾,我們的勝算太小了,這樣很快就會成為單方面的殺戮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殺回零級!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,但果然還是要解釋一下……

「不用解釋了!」綠茶傲然地揚起下巴來,拒絕聽我的解釋,「反正都是無聊的辯解而已!我才不想聽!哥,動手吧!」

「好。」

紅茶應道,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出了兩把黑色手槍。

我瞠大雙眼,倒抽了一口氣。

那黑色的槍,正是黑桃上次用來威脅威廉的商城道具--靈魂鎖定!他要把他們的重生點固定在這裡,不停地殺害他們,直到他們被殺回零級!

紅茶一手一槍,兩把槍的槍口各自對準了姓段的跟飛沙,手指扣下了板機。

「投降!」

我旋即拿出骷髏銀杖向地猛力敲下大喝,對他們全體發動了威壓迫降技能。

技能成功發動,強大的風壓轟然掠過,四周的草木被颳得垂下了頭,紅茶綠茶等蒙面人皆無力地跪了一地,武器也紛紛脫手落地。

「喂,你們快趁現在下……」

我飛快轉過身,正想叫姓段的跟飛沙趁機快下線,躲避這場毫無勝算的戰鬥時,但卻在看見他們時而愕然止住了聲音。

因為他們的臉上已經出現了黑色的逆十字。

而掉在紅茶膝前的兩把黑槍已經化作黑煙散去,證實它們確實已被使用,且成功地把姓段的跟飛沙的重生點固定在這裡。

我憤恨地咬牙,無力感與懊悔瞬間一同湧上心頭。結果我終究還是阻止不了他們……

「別怕,阿秘,」姓段的啄了一下我的臉頰,溫聲道:「有你在,我就不會死,所以重生點在哪邊都是一樣的。」

「相信我。」

飛沙只是簡潔地說,便無畏地握著匕首,跟姓段的一同面對從地上爬起來的蒙面人們,打算以二敵十。

 

 

「等一下,別急著開打。」

此時日琳姊忽然站出來,揚聲向野豹他們微笑道:

「野豹的各位,你們知道煙未成年嗎?」

「什麼?」綠茶瞪大了眼,紅茶也訝異地眨了眨眼,蒙面人群更是起了一陣騷動。

而桑斯則是不屑地高聲道:「未成年又如何?公主殿下遲早會領導整個紅國!」

「請你安靜點。」

日琳姊舉起手中紫木杖,向地面用力一敲,桑斯的腳下便升起了黑色的藤蔓,快速地捆住了桑斯的手腳跟嘴,將他包成了一具黑色木乃伊。

黑色藤蔓是弗德的愛用技,沒想到身為邪神祭司的日琳姊也學會了這招。

「謝謝你的配合。」日琳姊朝只能瞪著她的桑斯優雅一笑,便繼續說了下去:

「她是國中生,要等好幾年才能進遊戲。相信野豹的各位都是聰明人,既然她在幾年內都上不了線,那各位還有必要把我們的人殺回零級嗎?」

「沒關係,反正在契約上說了,若任務目標達成,她沒有在一個禮拜內給我們應得的錢,系統也會自動強迫她付的。」綠茶環起胸來,絲毫沒有動搖。

「但契約要在雙方都在下才能成立。」日琳姊露出艷麗的笑,吐出驚人的話語:「煙已經不在這世界了。換句話說,就是她的遊戲帳號已經被刪除了。」

「妳、妳說什麼?」綠茶不敢置信地看著日琳姊,「這怎麼可能?」

我也皺起眉來,對這件事感到無法置信。

煙會刪遊戲帳號?她對這遊戲是那麼地執著,就算要等幾年才能再來玩,她又怎麼可能在遊戲轉十八禁後就馬上刪掉帳號?

「不相信我嗎?」日琳姊緩緩眨了眨眼,「若你們沒加煙好友名單的話,就試著對她密語,系統會直接告訴你此人不存在。」

 

我急忙向煙密語,然後真的聽見了系統傳來冰冷的提示:

《此人不存在》

我的眉頭擰得死緊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。

系統提示便是最有力的鐵證,誰都無法質疑。然而就算知道這一點,我卻還是很難相信煙會刪掉遊戲帳號。

綠茶也沉默了下來,眉頭緊緊糾起,顯然已經跟我聽見了一樣的系統提示。

日琳姊望著綠茶,「去看看契約列表,既然她不在了,你們跟她的契約也應該已經消失了。」

「……嘖!」綠茶煩悶地用力抓了抓頭,「沒想到她居然會跑去回收頭盔銷毀帳號!」

誰都很難想像深愛王族的煙會銷毀遊戲帳號,但系統提示確實如此顯示。

然而冷靜下來想想,煙畢竟還是國中生,可能是因為過度沉迷遊戲,而被家人逼著去退還頭盔吧。

我只能如此猜測,而對現實世界的煙一無所知的我,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她銷毀帳號的真正原因。

 

「唉……白忙一場了。都是那個什麼遊戲十八禁化的錯!害我們又少了一筆錢賺!」綠茶煩躁不已,不甘願地收回匕首,而其他蒙面人也跟著收起了武器。

見他們陸陸續續地將武器收回,我也總算鬆了一口氣。

沒想到,姓段的跟飛沙被殺回零級的危機,竟會因遊戲的十八禁化而迎刃而解。

 

 

「你們到底在說什麼?」

在日琳姊解除黑藤蔓的束縛後,桑斯一臉不解,扭頭來回瞪著我們和紅茶綠茶,「公主殿下不在了是什麼意思?」

「你的公主已經不在了。」姓段的嘴角噙著一抹冷笑,「在這個世界上,已經沒有紅國二公主煙的存在了。」

「閉嘴!不准你如此詛咒公主殿下!」

桑斯無法理解且拒絕相信煙已經永遠離開,於是他震怒地拔起背後長槍,正要朝姓段的攻擊過去時,卻想起了他上次根本打不過他,頓時又止住了動作,還算是有點學習能力。

火冒三丈的他壓抑怒氣,咬了咬牙,乾脆向野豹出言要求:

「我可以給你們錢!替我殺了他們!」

「你願意付多少?」紅茶平靜地問。

「五千!」桑斯瞪大了眼,「這是我的全部財產了!」

「那連我哥的頭巾都買不起,何況要將兩個玩家殺回零級。」綠茶不耐地揮了揮手,對他的財力完全不感興趣,「我們才不接不符合經濟效益的單子。」

「你、你們……」

儘管憤怒,但桑斯知道自己也對野豹無可奈何,只好抓著長槍發洩地大吼一聲:

「算了!我自己來!殿下的尊嚴由我來守護!」

說完,桑斯便拿著長槍,朝姓段的不顧一切地衝了過來。

姓段的揚起嘴角,也穩住腳步,拿出長槍要擋,但兩支長槍還沒撞在一起,桑斯便愕然向前倒下,揚起一地塵灰。

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下,飛沙靜靜收起了染血的匕首,低頭看著桑斯痛苦地翻了個身,灰頭土臉地抓撓著快速發黑的脖子,黑色的血液在地上緩緩塗開。

「鋒頭都被搶啦。」姓段的聳了聳肩,收起長槍,「暗殺者的速度也等於外掛了吧。」

「只是把瞬步技能練滿了。」飛沙雲淡風輕地表示。

「好身手。」紅茶點頭讚道,「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嗎?」

飛沙只是淡漠地瞥了紅茶一眼,便邁步站到我旁邊來,無聲地表達他對這邀請的不屑一顧。

「哼,跩什麼!」綠茶用力地瞪了飛沙一眼。

 

 

「啊……公主殿下……」

躺在地上的桑斯雙目含淚,用盡全力向天空高高伸出了手,但終究還是重重地摔回地上。

最後,他無力且不甘地闔上了眼,懷著對煙的忠誠,以及對煙離去的不解而含恨而終。

我不勝唏噓地望著已成了一具屍體的他。

若煙知道她的騎士桑斯已經被飛沙殺死了,想必又會難過地崩潰吧。

但已經刪除遊戲帳號的她,應該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件事了。

而這個世界的一切,再也與她無關。

 

 

──

 

寒假這禮拜就要結束了

我人生中的最後一個長假……(眼神死

嗚嗚嗚嗚冷死了寒流快滾阿幹!!!還下雨真的很雞巴ㄚㄚㄚㄚㄚㄚㄚ阿(崩潰

 

ㄏㄏ飛沙超帥的

誰都阻止不了我給飛沙跟幻加戲喔(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
旬玉水

沒有節操的世界

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HA
  • 我那時就想 煙應該不能上線了
    沒想到連契約也可以一起解 太好了姓段的你不用被殺回零級了(因為飛沙一定不會被殺回零級(段:欸

    幻問我是不是NPC的時候 好萌ㄜㄜㄜㄜㄜㄜ
  • 哈哈哈可惡
    我對飛沙的私心那麼明顯ㄇ(廢話
    (段:ˊ>_ˋ

    萌到妳了ㄇ ㄏㄏㄏ(高傲的笑(ㄍ

    旬玉水 於 2014/02/12 21:06 回覆

  • 玄預痕
  • 抱著手臂豎起尾巴啊啊啊!
    不然我也不會在他身邊跟那麼久<3
    嗚嗚根本神!你筆下的角色為什麼都那麼萌啦?!
  • 謝謝XDDDD
    他們就是這麼萌^_<(妳能謙虛點嗎

    旬玉水 於 2014/02/12 20:52 回覆